伪像 上



蔡徐坤今天没心思,也没空营业。
白天营销号抓着他发微博的措辞带节奏黑他,像之前黑陈立农的手段一模一样,但这一次换了自己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整整一天处在郁结到疯的状态,接数不清的电话。陈立农就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宾馆陪他一待一整天。期间陈立农还包揽诸多琐事:默默切好水果,摆好盘,放在他手边;端茶倒水,凉了就续,然后不吭声地蹲回角落,继续听着歌一边刷手机一边补作业。
蔡徐坤在焦头烂额之余,会想:没有镜头,也这么细心的吗?

到了晚上,蔡徐坤这边终于暂时告一段落,趴在床上闭目养神。陈立农就坐在他床边,帮他捏着肩膀,听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自己聊天儿。
“太难了,农农。就有一种全世界都看你不顺眼,要踩你两脚才解恨的感觉,好累啊。”
“可坤坤你没做错什么啊,等这阵子过去,大家会相信你的。”陈立农像是现身说法,语气异常笃定。手指就跟着说话抑扬顿挫的节奏一起按在蔡徐坤肩上,一瞬间蔡徐坤感觉像一股电流从肩膀开始,过了全身。激得他浑身一颤。
蔡徐坤说,可能以后会更难啊。

陈立农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有工作电话要接。没有陈立农按摩,蔡徐坤顺势翻了个身,拿手机开始刷超话。
陈立农家也炸锅了——唯粉和cp粉疯狂开撕,大粉跑路。毫无疑问,饭圈生态只是蝴蝶效应中的一环,始作俑者却是自己。

按着娱乐圈的营销模式,蔡徐坤本应该幸灾乐祸一下对家的内耗,但他却笑不出来。他的第一反应是,有些心慌,陈立农会不会想拆伙?毕竟这对cp对自己无伤大雅,如果对陈立农是是额外的累赘,那陈立农或许该迫不及待甩开自己了。
一拍两散。可想到这个词,蔡徐坤心里没来由得一愣,继而有一丝又缓又轻的疼。轻到像是一声叹息。




陈立农没想到自己的唯粉和cp粉有一天真兵戎相见了,听到消息的一刻他心里慌的很。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难道不都是欣赏自己的人吗,他想,这戾气和攻讦从何而来,想不明白。
但慌,也还有多一层慌的理由,只是他不敢想——这情感对自己是弊大于利的吗。那接下来怎么做呢。

陈立农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和蔡徐坤变成营业关系的。
因为在大厂里冷峻又漆黑的冬日,是蔡徐坤陪自己一起过的,把难熬的日子过成了如鱼得水的惬意。他那时从没觉得两个人是同事关系,只觉得对方像邻居家的大哥哥,可以全身心的信任。但细细想来自己着实有些太傻又太拎不清,见到一点点温暖就飞蛾扑火一样过度依赖。比如最初在A班那些紧张又勉强的日子,是蔡徐坤对自己伸出了手,一遍遍教自己动作,嘘寒问暖,亲切却不狎昵。于是飞去长沙录节目的路上,面对陌生粉丝的簇拥和不适应的尴尬氛围,他想都没想地把脸埋在了蔡徐坤毛茸茸的兜帽下面——就像私下里每次对蔡徐坤撒娇一样。哪怕有人在看、有人在拍,又怎么样呢?他那时从没觉得有什么分别。
大艺术家舞台公演结束等成绩的时候,两个人坐在一起,陈立农感慨地说:“果然,什么性感的表演啊这样子的,还是最适合你啦。我怎么学都学不像诶。”蔡徐坤挨着他的肩膀,偷偷把重量往他身上分担:“你别说,你还真挺适合走性感的少年路线。倒是我,学你的可爱真的很累好吧。”依偎着取暖,毫无顾忌地讲着自己的软肋和疲惫,像每一对挚友一样倾诉心事。
后来也经历过无数的谩骂和质疑。陈立农多一点,蔡徐坤也不少。那段时间两个人心照不宣谁也不提,只是互相督促着训练加倍,看到汗流浃背的彼此是一天中最开心点时刻,相视一笑的默契就足够让人把所有烦恼丢在廊坊三月的春风里。
这样美好的默契啊。陈立农想想,总嫌那段时光里两个人的信赖,用友情两个字描述,太不情深意重。对方就像无边深邃里照亮自己的一束光,又闪亮又温暖,最重要的是,他和自己一样,单枪匹马却从不言弃。怎么会有这样不谋而合的痛苦,又怎么会有这么如出一辙的坚强啊。彷佛是茫茫宇宙、料峭春风里,天造地设给自己的一束光。

是什么时候陈立农觉得一切不再那么简单了呢?是直播那天自己去揽蔡徐坤的腰时,看到万众瞩目下,对方一瞬间拘谨客套的表情的时候?还是直播结束,蔡徐坤扑到自己怀里,可落地之后没有看自己,却向台下招了招手的时候呢?
那天陈立农笑得很开心。他一直知道自己是不一样的。是他在千军万马的厮杀里和蔡徐坤做惺惺相惜的独行骑士,也是他在高朋满座的舞台中央握着蔡徐坤的手说:还是我们。
可他也隐隐在疑惑,就在那一天,镜头前的坤坤,和平时的坤坤是不同的。
不那么放松呢。
也有些刻意了。



“是出了什么事吗?”蔡徐坤在旁敲侧击。
“没有呀。”陈立农笑着,眼底鼓出月牙样的卧蚕。
“那你有看到你粉丝晚上在互撕吗?”
陈立农不想正面回答,“人多就总会有意见不合的地方嘛。会好的。”
——会好的。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陈立农都是轻飘飘一句会好的。被舆论攻讦的时候是这样,被粉丝倒戈相向的时候也是这样。蔡徐坤不懂,小孩到底是真的拎不清还是装傻。
从你的粉丝,到你自己,没有一个是希望我存在的,没有一个不希望我消失的,对吗?
我啊,归根结底是“洗粉”的定时炸弹,对吗?

一张口连字句都自怨自艾了起来:“我的事正在风口,最近你不要和我一起出现,对你不好。”
陈立农的眼睛湿漉漉的,像只憨憨厚厚的边牧,可是黑黑的,看不到底。他一直盯着蔡徐坤的眼睛,然后故作轻松地说,“坤坤,我不觉得有哪里不好诶。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大家也会希望看到,那我作为队友要陪你照顾你,你说是这样子吧?”
理论上讲,是这样没有错。环球影城营业了,ins互关营业了,微博po图卡时间、卡背影都营业了,不差平复风波互相勉励这一次。这对蔡徐坤是好事啊,可对陈立农来讲,他刚从一个舆论漩涡中翻滚出来,凭什么再跟着滚进来一次惹自己一身腥呢?
蔡徐坤那一刻什么公关营销的商业理性也不想讲。
他面不改色的说,之前拿了你家粉丝不少好处,谢谢你了,这趟浑水你可不该淌。倒是你该固固粉了,要我说,明天你该去香蕉那边营营业。

自以为推心置腹、明晰利弊,实际上咬牙切齿、患得患失。蔡徐坤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想要听到表忠心的赤诚肺腑,还是想听到见招拆招的商业往来。
可小孩终究还是那个小孩,他眼神一黯再黯,却还是人畜无害地笑成一朵向日葵,说,好啊坤坤,但你也不要太累喔。
会好的。

评论(8)
热度(132)
© 草莓奶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