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像 下

蔡徐坤:只有在舞台上才能变成真正的自己。

陈立农:为了你不敢懈怠,再累也伪装起来。


四 


蔡徐坤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在陈立农面前伪装自己——明明是在炒作cp,可镁光灯下偶尔的拘谨也好,拥抱后给粉丝招招手的掩饰也好,都像是心虚的表现。而他即便再竭尽全力地去掩盖自己的慌张,那些虚张声势的脆弱情绪也从没作伪。

想逃啊。换上一副带刺的装束当作伪装,在陈立农面前,台上做带刺玫瑰,台下做倔强刺猬。


他曾笃定的说:只有在舞台上才能变成真正的自己。

可是不知道是从初测评见到的那个粉色兔领结、令人一面惊鸿的男孩开始,还是从在A班因为指导和寒暄就收获了那个傻乎乎的跟班开始,陈立农这个人,让他开始变得瞻前顾后了。

一边很在乎这个弟弟,想给全世界看到陈立农的好,所以明知道剪辑大概率会把一二名的关系剪得形同陌路甚至剑拔弩张,却还要无时无刻关照他,期望有人能从零星背景里看到他们之间的意气相投;一边又心惊肉跳,生怕一旦尺度拿捏不好,太过亲昵,让陈立农背上吸血、炒作的骂名。

现在想来,那时孤立无援的他,似乎是把陈立农当成过往的自己了,用那些小心谨慎地呵护,弥补曾颠沛流离的破碎时光,解自己多年心结。曾在刀光剑影的偶像圈子里三年如一日地摸爬滚打、如履薄冰,不知多少次打碎一口牙却吞进肚子,消磨光了少年意气,终于把自己打磨成了流水线上最标准也最精致的艺术品。

而陈立农是天然雕琢的璞玉,没有经历过风霜的磨砺,却举手投足自带一股可塑之才的魅力——像当年的自己,却比当年的自己更幸运百倍。


有那么一瞬间,好想让他一直保持单纯又诚挚的年少气盛啊。

好想让他少走一些弯路,不要被外面的狂风暴雨摧折啊。

自己没有享受到的宠爱,好想全都给他啊。

也是那一瞬间,他神智不清地做了一个梦——如果自己从流水线上磨练出来的形状是一个遗憾,那就把他打造成只属于自己的艺术品吧。


可后来还是将将清醒过来了。Firewalking补录那天蔡徐坤也在,陈立农在镜头做出失落的表情,下一个镜头又立刻和林彦俊言笑晏晏。哪怕再多的脏水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个少年不仅没有倒下,稳固地做着自己最强劲的对手,更有甚者,还成了香蕉的营业对象,拉起了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荧幕圈子。

毫无关系。陈立农的圈子和自己,可以毫无关系。

是时候清醒过来了——陈立农从不止是天然雕饰的璞玉,更是天生的演员——他举手投足间虽然自带少年稚气,仔细想来却可以把每件事都做的妥当又熨帖。

扮猪吃虎,天衣无缝,成熟得不似少年人。


陈立农这个人啊,永远可以在镜头前后游刃有余。在陈立农的来者不拒面前,蔡徐坤那些曾经臆想过的相依为伴好像变成了单方面的、一厢情愿的沦陷。

清醒了吗。警惕起来吧。哪有那么多共进退啊。说到底,不过就只是两个同病相怜的竞争者而已啊。


只不过——既然你长袖善舞、需要营业——那我来和你营业。

在镜头前表演伪像,你是擅长不错,我又什么时候输过。

什么超级制霸?什么奶油浓汤?什么彬立洋农。

你的最佳拍档,除了我,谁配得起?


更何况——只有舞台上,我才能做真正的自己。

就像只有营业的时候,我才可以牵你的手,把你抱在怀里。

就像是明知一场戏,才可以心安理得,才可以不求回报。


五 


陈立农知道蔡徐坤变了。如果说最开始蔡徐坤对陈立农的情感是惺惺相惜地照拂,那后来的蔡徐坤单独面对他时就更多是警惕。

明明是那么一朵亲和友善的大厂之花,却偏偏只在两个人之间划清营业和停业的界限。


陈立农一直有敏感的雷达,能把别人对自己的态度探测得八九不离。他清楚地知道蔡徐坤态度的变化,却想不清这变化的原因是什么。

哥哥提防的神色,好像生怕一步行差踏错,就会彻底毁掉什么一样。

什么呢?对哥哥来说,一定是视若珍宝的梦想吧。

——可是他很喜欢哥哥。

如果哥哥想要,就帮他得到啊。

于是从单纯的陪伴,到配合蔡徐坤在屏幕前运营。不能太过亲密,但要恰到好处的营业增加热度。


仔细来说,陈立农一直自诩是一个阳光向上的人。与人为善、有求必应已经写进人生的格言里了,就算被冷眼相向最艰难的时期,他也总是第一时间反思自己哪里不好。

可是这一次,蔡徐坤的冷漠真的让他不知所措了。

到底是哪里没有做好呢?

哥哥想要营业,自己配合了;哥哥想要保持距离,自己就坚强起来,不再和哥哥大吐苦水。刚来这个节目的时候陈立农唱的那首歌里,歌词写“为了你不敢懈怠,再累也伪装起来”。

什么游刃有余,什么乐观向上,起码在蔡徐坤态度转变后,都只是自己伪装出来的表象——内心里翻江倒海,时时检省,钻进牛角尖地困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双全队友关系和粉丝信任。

丝毫不敢懈怠,继而伪装起来。


可即便这样,哥哥还是要把自己推开:““不要跟我一起出现,你该去香蕉营业了。”粉丝也仍充满攻讦,“你给小农洗了多少粉你自己心里有数。”

无论是粉丝运营,还是靠近哥哥,自己都一窍不通,只能笨拙地讨好。


蔡徐坤让他去香蕉营业,他没话反驳——我走了,你就可以和乐华营业了,那才是真正能帮到你的吧。

那一瞬间,陈立农所有的感官都失灵了,心麻麻地疼。

几乎是落荒而逃,走前却还放不下心:“坤坤,不要太累了。”

不要像我一样庸人自扰。


我这么笨拙,总是把事情搞砸。

但你这样优秀的人,一切都会水到渠成的变好。


六 


是自己错了。蔡徐坤想。

陈立农不在的这一天,陈立农和香蕉录花路之旅的一天。蔡徐坤承认,自己嫉妒了。


不炒cp了。

你太过宝贵。

胜负、得失,从来不如你重要。

哪怕把自己的一颗心输进去,又怎样呢?


谁说只有在舞台上才可以做自己呢。

如果一开始就听从自己的心。

或许不会像现在这样,表演伪像。



“陈立农!你晚上去哪里啦。”录完花路之旅,尤长靖就去了练习室,可是陈立农没有去。

“我当然是回来了诶,今天好累,需要补充能量啦。”说着开心的话,但心里仍旧困惑如乱麻。

尤长靖拍拍他的肩,“那你好好休息!刚我和彦俊刚才在练习室碰到坤坤,他看你没来,好担心你呢!”他别有深意地笑了笑,“而且坤坤一直在问我们,今天你和我们玩了什么。是不是你们最近在一起太多,一分开都不习惯了吼。”


——一分开就不习惯了。


陈立农如遭雷击。

蔡徐坤对他来说,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从A班笨拙地练习开始,从第一次公演结束后靠在一起笑闹和抱怨开始,从排名公布时像对抗全世界一样牵着手开始,从拳击比赛坤坤一步一步挪到他身边坐下开始......一直是,一分开就不习惯了。


蔡徐坤对自己的好都是真的,可却总是假扮成一朵娇艳却刺手的玫瑰花。

可自己为什么从没有告诉过蔡徐坤,对他来说,蔡徐坤从来就不是那朵用爱浇灌才能成长的玫瑰,而是陈立农的少年世界里,一整片金黄色的麦田。

“你有一头金发,如果你驯养我,那该有多么美好啊!金黄色的麦子会让我想起你,我也会喜欢听风在麦穗间吹拂的声音。”

风吹麦浪,永矢弗忘。


陈立农抬头看着尤长靖笑了:“谢谢你哦长胖。”

尤长靖不知道陈立农在谢什么,只是他发觉,陈立农又露出了,像唱女孩时那样,没有故事的天真笑容了。

这样的笑容,很久没有见过了呀。



陈立农急匆匆跑回寝室的时候,正碰上蔡徐坤一头汗水地从训练室回来。

“坤坤......”

“hey......”

两个人同时开口。

蔡徐坤示意陈立农讲。


“啊…坤坤,你那什么,还好吧?”

蔡徐坤知道陈立农在问网路上的黑料,“嗯,过去了么,在变好。你说完了?”

陈立农心里的局促和在喜欢的女生面前手足无措的中学男孩一样,“还没坤坤,”慌张中他一把抓住蔡徐坤的手腕不放,像是生怕蔡徐坤离开,“我之前一直没有和你讲,但我觉得应该和你说。就是,那个,希望你可以不要那么累,因为你可以多信任我一点。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的!”


蔡徐坤手腕被攥得有些疼,陈立农把自己拉到了他面前很近的距离。蔡徐坤注视着陈立农的眼睛,温润的下垂眼,傻得像条蠢狗,但这一次坚定得闪闪发亮。

这样的一个男孩子,没有人会忍心拒绝啊。如果这些话他早一点对自己说,或许一切都不会那么摇摆不定。


好在现在也不晚。

蔡徐坤笑了,光彩夺目得像枚骄傲的琉璃,他说,“你说完了,该我说了。

“什么都支持我,对吧?

“那我说,陈立农,我们别再营业了。现在开始,到未来的一年半,一辈子,我都不会再跟你营业半分钟。”

不要表演,不要伪装。管粉丝说什么,让她们自己去猜吧。蔡徐坤冲着陈立农张开手臂,就像每一次公布排名的舞台上一样。他说,“那现在,你愿意抱抱我吗?”


也像每一次公布排名的舞台上一样,陈立农抱住蔡徐坤,把头埋在蔡徐坤肩上,紧紧揽住蔡徐坤的腰。

他偷偷吻了哥哥的侧颈:哥哥,以后喔,我们都不要有半点伪装了,好不好。



好啊。


从前是自己泥足深陷,钻牛角尖地想着,怎样欲擒故纵才能让你念念不忘,以为在失望中可以百炼成钢。

但原来,剥掉伪像,两颗拳拳之心,从始至终,都是一样的炙热滚烫。

未来还很长啊。以后的日子,我会在你面前做真正的自己。



评论(14)
热度(155)
© 草莓奶糖/Powered by LOFTER